谁都不知我心底有多暗

【双花】渐褪

―脑洞产物
―乱七八糟

    他家里的橱柜中摆着大小形状不一的纸船,因为纸张材料与颜色不同,纸船的质地与颜色也不同,但这些都是小可爱折的。第一个到最后一个他都有,彼时小可爱对折纸意外着迷,但不管怎么折都只有纸船,他没说什么,也并不是很在乎,他只需要将那些成品保存好。

  对于还记得小可爱这件事,他内心并无太大波动,多次搜索脑海记忆也只有那人白皙脸颊和一双眼角上挑的桃花眼。很模糊了,连这些也无法很清晰。现在他侧头望向橱柜,纸船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只剩一个,细看可见微小处显露的粗糙,大抵是那时手法还生涩时的作品。但他没有停留,只几秒就移开视线。

 ...



  双眸仔细描绘人脸庞轮廓及绯红脸颊,下垂鸦睫轻颤.静心闻人话语缓眯眸大脑处理人语中信息,未用半分力就发现其中破绽,突觉好笑.待人发言完毕便换上一副嬉笑脸庞迎合,嘴角牵扯向上.曲右手撑起脑袋,空闲左手则向前伸去揉人墨色柔软发丝,感受掌心下传来微愣.抿嘴轻呵,启唇发声温润声线.

―“你这个小骗子。”



    我记得以前的香港,在我的家乡都没见过那么拥挤吵闹的街巷,路上几群人挥着酒瓶子破口大骂也不会引来多少回头。人们总是淡漠的自顾自生活,像我啊,想方设法用微薄的收入支撑生活。但是你衣着光鲜亮丽的,永远一丝不苟,每次见你头发都抹一堆发胶,风都吹不动啊。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就不太一样,不知道心里怎么想,如何啊,坐拥天下嘛,好啊,对你来说又不难。我只是突然很想再给你点支烟,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

【主目】无题③

-Lo主脑洞产物

  关于主唱和一目第一次相遇地点的记忆已经被时光磨损的并不清晰了,大抵是在一幢白色的小洋楼里,他们还处于孩童时代。

  尽管年龄尚小,但已能展现出将来两人的兴趣所向。主唱会用小奶音吐字不清的唱着那时候的流行歌曲,一目会拿着家里的旧相机四处拍照。

  那时主唱只有一目一个听众,一目也只有主唱一个拍照对象。后来主唱的歌声吸引了更多人,一目就变成他无数听众中渺小的一个,但是一目挑挑拣拣,觉得没有什么比主唱更值得他用相机记录下,所以他的相机里只有主唱。

  有一天主唱弯着笑眼咧着嘴搂住一目,说他可以做歌手开演唱会了,一目也开心的给他点头...

【木凡】A

―Lo主脑洞产物

  小学弟不会笑,墨般漆黑的瞳孔映不出内心想法,低垂的头倒是可以看见长长的睫毛。

  吴亦凡在观察了夏木很久之后得出以上结论,他倒不是变态的观察,就是无聊时分的总结,受不住夏木的性格时就看看夏木的脸,心情会变好的。

  他不是开玩笑,他没见过像夏木这样好看的男孩子,他自己语言匮乏描述不出那种好看但都看在眼里。

  小学弟看书看的好好的,被炙热视线盯着也没有动作,吴亦凡无趣的挪了挪座位撅着嘴看向小学弟,他被小学弟的姐姐叫来看着小学弟,然后小学弟的姐姐就开开心心和男朋友逛街去了,留他一个人和木头相处。

 

 ...

【魔爱】无题②

―Lo主脑洞产物

  魔王有一件兜帽衫和其他的兜帽衫都不一样,这是一件色彩过于靓丽的衣服,魔王从来不穿这件衣服,因为他觉得这件衣服太丑了。

  实际上这是小可爱攒钱为魔王买的第一件礼物,花了他两个月的生活费。魔王想说小可爱我真不喜欢这件衣服,但在看到小可爱亮晶晶盛满期待的眼神后将这句话吞了回去。他收下了这件衣服,虽然一次也没穿过。

  魔王一年收到的礼物不多,几乎都是小可爱送的,大大小小有用没用的,魔王都放在家里,舍不得丢又嫌占地方,只能乱七八糟堆在一起。

  但是魔王最舍不得的还是那件兜帽衫,因为小可爱有件一模一样的,彼时他弯着眼笑嘻嘻的说我喜...

【壳目】无题①

-Lo主脑洞产物

-其实有带主唱玩

  壳哥对一目说想去旅游的很久之后才得到了无声同意,因为后者当时只盯着相机里的照片一张张浏览没抬头也没应,买机票的时候却没反对。

  壳哥选的地点是挪威,告诉一目的时候后者有些晃神般的身体一顿然后才轻声说他去过了,壳哥有些尴尬的挠头,反正最后的机票目的地还是挪威。

  上飞机的时候一目除了随身的相机还背着一把吉他,装的好好的甚至有些谨慎。壳哥准备行李的时候随口说不必带这个,得到了对方态度过硬的拒绝,他也有些怔了。

  其实他没看过一目的相机,里面的照片一张也没见过,只是一目不管怎么样都不愿意换新的,次次撅着嘴...



  我在你陷入睡眠时为你盖上柔软的棉被,在你口渴时为你递上盛满的温水,在你饥饿时为你奉上新鲜的食物,在你困扰时解答你无厘头的谜题,在你失落时欢快你沮丧的心情,在你准备放弃时唤醒你久违的坚持。可你还是义无反顾的走向灭亡,我尽力想要拯救你,我失败了。


  我喜欢美人轻弯唇弧的笑意,喜欢因此勾起的脸颊上的法令纹,喜欢垂眸时的鸦睫,喜欢白皙小脸上的温婉神色,喜欢那双葱白纤指,喜欢走路时轻盈的步伐。但是我不喜欢你就算你比所有美人更具吸引力,如果上述之物出现在你的身上我并无心动感觉,因为你的美不可只供我一人欣赏,所以它失去了价值。



  我小心揣测你说的每一句话的意味,然后在你蹙起的眉头中回答你的问题,费尽心思渴望得到你的一点认可。于是我在每个夜晚惴惴不安,希冀着将不会有一天看到你挥着手笑嘻嘻对我说再见。

1 / 6

© 攀影 | Powered by LOFTER